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報道 > 水利要聞
【中國水利報】一場跨越半個世紀的引水接力
發布日期:2019-10-10 10:28 瀏覽次數: 作者:記者 朱欣超 鄭盈盈 特約記者 徐志剛 信息來源:中國水利報

9月29日上午,觀眾爆發出一陣熱烈歡呼,第一泓千島湖水從輸水管中汩汩而出,激起層層白浪,千島湖配供水工程正式通水!

  這是一個醞釀半世紀的水資源優化配置構想;

  這是一份800多萬人“喝好水”的殷切期盼;

  這是一場自上而下為百姓謀福祉的民生接力……

  這個凝聚萬千參與者智慧和心血的超級工程,自上世紀70年代提出設想后,歷經無數艱難曲折,終在今年國慶前落地成真。這不僅是浙江為中華人民共和國70華誕送上的一份厚禮,更是當地在水資源優化配置戰略道路上邁出的堅實步伐。

  超前謀劃:

  多年水資源優化配置設想

  “洞澈隨清淺,皎鏡無冬春。”攔蓄新安江形成的千島湖水質常年穩定在Ⅰ類和Ⅱ類之間,被譽為“天下第一秀水”。

  杭州自錢塘江下游取水,上游流域面積4萬平方千米,流域內人口超千萬,企業上萬家,開放式水源地易受污染。此外,錢塘江涌潮造成的咸水上溯,都對飲水安全構成極大威脅。

  杭州人民能不能喝上千島湖的優質水?

  早在上世紀70年代,浙江便提出一個大膽的設想——浙北引水。

  2000年,由浙江省水利廳牽頭出臺了《浙江省新安江水庫引水工程調研報告》,并在此后完成相關規劃和項目建議書。

  2003年6月,時任浙江省委書記習近平檢查水利工作時強調,要把從新安江引水和富春江引水解決浙東、浙北缺水問題,作為事關全局、事關長遠發展的一項重大戰略任務,列入省委、省政府的議事日程,爭取盡早決策,盡早部署,盡早啟動。

  錢塘江河口社會經濟地位舉足輕重,上下游、左右岸關系復雜,區域水網密布,山區、平原交織,水到底能不能引?又能引多少?這都需要系統擘畫,科學論證。

  浙江省政府迅速行動,抽調水利等精兵強將,成立省引水辦牽頭抓總。

  那時,引水辦一次次赴水利部、國家發改委匯報銜接,爭取支持;赴國家電網公司華東分公司、新安江電廠等單位進行溝通;赴杭州、嘉興等市調研,研討工程方案;加強與省發改委等有關部門的溝通……

  時任浙江省水利水電勘測設計院設計師的劉光裕和十幾個技術人員一起在青山水庫集中辦公大半年,詳細調查基礎資料,反復討論技術路線。

  “我們甚至自己編程,前溯40余年水文資料,以節約保護水資源為先,考慮水量水質等多種因素,按劃分的數十個區塊,逐日分析計算配置水資源。”回憶往事,劉光裕感慨萬千。

  經過數百個日夜的艱苦奮斗和辛勤耕耘,《錢塘江河口水資源配置規劃》《新安江引水工程專項規劃》等多項報告相繼出爐。

  水利部就錢塘江河口區水資源配置工作成立了協調小組和咨詢專家組,多次召開專家咨詢會議,并委托水利水電規劃設計總院對該規劃進行審查;浙江省領導多次聽取匯報和專家意見……

  科學規劃為后來工程實施打下堅實基礎。

  前期論證:

  著重研究 謹慎分析

  2011年,新安江引水更名為千島湖配供水工程,由杭州負責實施,工程前期工作正式啟動。

  工程到底有多難?建成后是否會對環境造成嚴重影響?

  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

  杭州市林業水利局邀請了中國科學院、中國電力科學研究院、華東勘測設計研究院等10多家省內外權威專業機構和高校專家,開展49項專題研究。

  “10多個專題著重研究配水可能帶來的水位、水溫、水質、水生態、氣候等環境影響。”工程總設計師、浙江省水利水電勘測設計院工程院院長張永進說。

  憑著一股科研韌勁,“智囊團”深入探討工程水資源評價、環境影響評價、新安江電站優化調度等,最終得出結論:工程不存在重大環境制約因素,新安江水電站運行調度優化可將環境影響降至最低。

  “千島湖平均年進湖水量110億立方米左右。” 張永進說,“每年9.78億立方米的引水量,還不到年流入水量的1/10。”

  隨后,杭州市林水局公開項目建議書、工程線路圖、環境影響報告書等研究成果,并梳理社會關心的代表性問題,制作宣傳片和宣傳冊,主動解讀工程概況。

  千島湖配供水工程由配水工程和供水工程組成。

  配水工程西起淳安千島湖,東至余杭閑林水庫,途經淳安縣、建德市、桐廬縣、富陽區和余杭區,全長113.22公里,規劃年配水量9.78億立方米。

  供水工程為閑林水庫向下游的輸水線路,主要規劃建設閑林水廠、九溪線、城北線等工程,線路總長73.04公里。

  值得一提的是,引水隧道未設置任何加壓泵站,完全依靠水流自身重力封閉式輸水,不僅節約能耗,也避免了沿程污染。

  建設過程:

  創下浙江水利史多個“之最”

  2014年年底,千島湖配水工程率先開工建設。

  隧洞最長,單體投資最多,同期施工作業面最多,地質條件異常復雜,溶洞、暗河加劇施工難度……這是一個創下浙江水利史上多個“之最”的超級工程。

  張永進介紹,工程98%都是隧洞,意味著他們會碰到堅硬的巖石、喀斯特地貌、柔軟的地質砂巖等多種地質情況,增加施工難度。

  “直接影響工程推進。比如,原進水口一挖下去就碰到了溶洞,最后不得不改變進水口位置。”通水這天,回憶起近2000個日夜的艱辛,杭州市水務集團副總經理朱奚冰仍然激動不已。

  輸水隧洞穿分水江段是全線施工風險最高的難點區段之一,周圍地下水豐富,巖石層薄,透水性強,極易出現隧洞涌水、涌泥等危險。

  施工方采用地質雷達、紅外探水等超前地質預報技術,結合水上鉆探、超前鉆孔等手段,順利實現穿江隧洞精準貫通。

  “僅穿江隧洞就申請了6項國家專利呢!”通水后,張永進言語輕松。

  58個月,16個標段,5000多名來自全國各地的技術人員和建設工人“以工地為家”,默默奉獻。

  功夫不負有心人。工程完工前夕,驗收的18個單位工程、257個分部工程質量全部合格,其中優良率94.2%,創同類工程之最,事故率和傷亡率保持超低水平。

  這一成績離不開各方努力。

  浙江省水利廳派資深專家現場指導,并幫助對接發改等部門,加快審批速度;

  杭州市林業水利局強化質量監管,組織開展各類監督檢查活動892次,反饋檢查意見3300多條,提出合理化建議620項;

  杭州市原水公司堅持關口前移,層層夯實責任,聘請第三方團隊開展質量安全巡查932次……

  通水之后:

  牢筑生態安全屏障

  “源頭活水出新安,百轉千回下錢塘。”千島湖配供水工程的建設也進一步倒逼了浙江,倒逼了杭州更好地從源頭保護好這一湖秀水。

  早在2012年,浙江省就和新安江源頭的安徽省合作實施了全國首個跨省流域生態補償機制試點。7年來,兩地積極探索流域生態共治,在跨區域生態保護、綠色發展等方面均取得有效成果,生態效益穩步提升。

  杭州市還專門為工程立法,明確供水與水質保障的重要性。2016年正式出臺《杭州市第二水源千島湖配水供水工程管理條例》,要求市和區、縣(市)人民政府組織推進千島湖配水供水工程飲用水水源地及沿線的生態環境保護工作,制定中長期保護規劃并組織分步實施。

  根據要求,千島湖進水口劃定一級水源保護區,需布置水域和陸域警示標記及隔離保護設施,保證原水品質和安全。

  此外,千島湖進水口、閑林水庫取水口等地方均設有水質監測站,對水質進行實時監測及定期檢測,同時在113公里隧洞內設置了7道事故檢修閘門,采用一體化智慧控制系統,對全線水量調度和閘閥站運行進行一體化監控管理。

  通水現場,浙江還發布了一條重磅消息:淳安特別生態功能區正式批復設立。

  浙江省委常委、杭州市委書記周江勇在淳安特別生態功能區建設推進會上表示,每一滴水都來之不易,未來,杭州市將用好新安江水環境補償試點經驗,按照“誰受益誰補償”原則,研究建立飲用水水源地生態補償機制和公益性生態保護基金,健全保護機制,探索分質用水,實施優水優用,使得“共飲一江水,共保千島湖”成為高度自覺,讓杭州人真正用好每一滴水!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蝌蚪视频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