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d id="pgxsj"></dd>
    <button id="pgxsj"><object id="pgxsj"></object></button>
  • <rp id="pgxsj"></rp>

    1. <button id="pgxsj"><acronym id="pgxsj"></acronym></button>
    2. 中國深度——新中國成立70周年成就述評之四
      發布日期:2019-09-20 17:20 瀏覽次數: 作者:董瑞豐 信息來源:新華社

        2017年7月9日拍攝的南海天然氣水合物試采工程現場。當日,我國海域天然氣水合物(可燃冰)首次試開采取得圓滿成功。 新華社發(朱夏 攝)

        3658米,國產鉆井平臺的最大作業水深,“可燃冰”噴薄而出;

        7018米,中國探鉆新紀錄,地球母親的“心跳”在此律動;

        10767米,洋底下潛的新標桿,萬米深海從此打開大門。

        從“解鎖”深層頁巖氣田,到科學開發城市地下空間,從不斷鼓勵原始創新、掌握核心技術,到強調以科技夯實國家強盛之基……70年歲月荏苒,幾代人前赴后繼,鐫刻下一個又一個中國深度。

        它們見證了科技創新的跨越式發展,也維護著中國這艘“復興號”巨輪行穩致遠。

        標注中國探索的新刻度

        地球深部潛藏著什么,讓人類千百年來不懈求索?

        時間的指針回到1959年。東北的松遼盆地凍土千里,滴水成冰,一群頭戴狗皮帽、身著臃腫棉衣的工人在曠野中蹣跚前行。

        黑龍江大同鎮外,一口約1300米深的鉆探井噴出棕褐色的油流。新中國即將成立10周年,人們將油田定名為“大慶”。

        這個一度貢獻了全國一半油氣產量的大油田,是中國人自己“鉆”出來的。在這里,美孚石油曾得出“不存在有價值油田”的結論。

        新中國成立后,中國專家提出獨創的陸相成油理論,以“鐵人”王進喜為代表的石油工人,在大慶樹立起“有條件要上,沒有條件創造條件也要上”的精神標桿。

        “洋油”從此走進歷史,中國工業發展的軌跡也就此改寫。

        2018年,仍然在松遼盆地,一項聆聽地球母親“心跳”的科學計劃正在實施。

        夜幕下的“地殼一號”萬米鉆機整機系統(2018年6月1日攝)。2018年6月2日,吉林大學主要承擔研發的“地殼一號”萬米鉆機正式宣布完成“首秀”:完鉆井深7018米,創造了亞洲國家大陸科學鉆井新紀錄,標志著我國成為繼俄羅斯和德國之后,世界上第三個擁有實施萬米大陸鉆探計劃專用裝備和相關技術的國家。  新華社記者 許暢 攝

        7018米!自主研發的“地殼一號”鉆機完成首秀,這是亞洲國家大陸科學鉆井的新紀錄,中國人在地球深部的探索再次迎來歷史性突破。

        利用“地殼一號”鉆機獲得的巖心,我國科學家為建立地球演化的檔案創造了條件,也為大慶油田未來50年發展和我國能源安全提供了重要的數據支撐。

        在歷盡艱難方能企及的深處,潛藏著人類遠未認知的科學奧秘和尚待利用的資源寶藏。

        2016年7月1日,在馬里亞納海溝附近海域,“海斗”準備下潛進行科學考察。我國自主研制的“海斗”號無人潛水器在首次綜合性萬米深淵科考中成功進行了一次八千米級、兩次九千米級和兩次萬米級下潛應用,最大潛深達10767米,創造了我國無人潛水器的最大下潛及作業深度紀錄,使我國成為繼日、美兩國之后第三個擁有研制萬米級無人潛水器能力的國家。 新華社發

        被稱為地球“第四極”的馬里亞納海溝,“海斗”號進入水面,緩緩下潛。

        最大潛深達10767米并懸停52分鐘!中國下潛的新紀錄誕生了,我國成為世界第三個擁有研制萬米級無人潛水器能力的國家。

        半個世紀的差距,中國如今迎頭趕上,探索和利用深海的無限可能性,如畫卷徐徐展開。

        向地球深部進軍!這是70年前新生的中國從百廢待興中生發的必然需求,也是70年后中國從“站起來”“富起來”向“強起來”跨越的戰略選擇。

        在本沒有路的地方,勇敢探出一條新路;在歷史賦予的考題前,留下蕩氣回腸的答卷。一代接一代人苦干實干,久久為功,正助推中國實現歷史性跨越。

        開啟中國奮進的新征程

        2019年1月8日,劉永坦(前右)、錢七虎(前左)在2018年度國家科學技術獎勵大會上。當日,2018年度國家科學技術獎勵大會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行,劉永坦、錢七虎摘取我國科技界最高獎勵。  新華社記者 丁林 攝

        創新是不斷遞進的旋律。

        一個為祖國海疆裝上“千里眼”,一個潛心鑄造“地下鋼鐵長城”。劉永坦和錢七虎,國之重器的兩位“大工匠”,一同成為2018年度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得主。

        干驚天動地事,做隱姓埋名人!從錢學森、鄧稼先,到袁隆平、金怡濂、程開甲等歷屆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得主,每一件大國重器、每一項重大創新的背后,無不凝聚著一代代杰出科學家的心血智慧。

        地基,建筑之“根”。我國工程建設規模長期居世界首位,但國內大量分布著各種軟弱地基,如何夯實基礎,是工程建設中亟待解決的難題。

        自稱“大半輩子跟泥巴打交道”的浙江大學龔曉南院士,近30年來不斷突破傳統地基處理技術瓶頸。他的成果,在京津城際高鐵、京滬高鐵、浙江杭寧高速公路等許多重大工程中起到了關鍵支撐。

        湖北荊州一塊幾百畝的地里種植了新品種高產黃瓜。凌晨三點多,大家頭戴探照燈,正組織集體采收,辛勞中洋溢著欣喜。

        中國農業科學院研究員黃三文也加入采收隊伍中。“不斷滿足人民對美好生活的需要,真真切切感受到科技成果落地的欣慰,這也是科研工作者未來研究的動力。”黃三文回憶當時的情景。

        一類新藥44個,中國造創新藥喜迎“豐收”。在科技重大專項新藥成果中,既有為患者提供全新治療手段的新藥,也有填補我國臨床空白、促使市場同類藥品降價的新藥,可謂急群眾之所急、解群眾之所需。

        欲致其高,必豐其基。

        唯有在創新發展征程上匯聚起磅礴力量,邁過科技創新的“關鍵坎”,方能書寫決勝未來的新奇跡。

        一段段記錄,一個個里程碑。歷經多年艱苦奮斗,中國創新走過了一條極不平凡的道路,托舉起一個大國偉大復興的向上軌跡。

        回顧來路,我們既不妄自菲薄,也不妄自尊大,站在新的歷史起點,總結經驗,振奮人心,將為中國創新發展撥清迷霧、校準方位,開啟又一段奮進的新征程。

        蓄積中國騰飛的新動能

        “肯下笨功夫、精通真功夫,儲備科技創新的硬核競爭力,用實力回應‘國之疑難’。”

        北京,雁棲湖。中國科學院大學的“開學第一課”,由中科院院長白春禮來講授。

        398名大學新生,在收到錄取通知書的同時,也收到了一份特殊禮物——中國自己研制的“龍芯3號”處理器。這些初入科學殿堂的青年人,心中埋下一顆“種子”:科技報國從來不是空話!

        克隆猴“中中”和“華華”在中科院神經科學研究所非人靈長類平臺育嬰室的恒溫箱里得到精心照料(2018年1月22日攝)。北京時間2018年1月25日,它們的“故事”登上國際權威學術期刊《細胞》封面,這意味著中國科學家成功突破了現有技術無法克隆靈長類動物的世界難題。 新華社記者 金立旺 攝

        從“兩彈一星”到“北斗、探月”,從人工合成牛胰島素到世界首例體細胞克隆猴,這些中國引以為豪的創新成果,無不凝聚了一代又一代人的聰明才智和辛勤付出。

        如同一棵大樹,越想向高處和明亮處,它的根越要向下,向泥土深處。

        創新的第一動力在澎湃——

        當沉睡的東方民族跨越百年滄桑,科學技術越來越成為現代生產力最活躍的因素。聚力創新發展實現趕超,創新是引領發展的第一動力成為時代選擇。

        人才的動力在蓄積——

        功以才成,業由才廣。人才資源總量穩步增長、素質明顯增強,為我國科技創新提供了關鍵支撐。

        2018年,我國研發人員總量達到418萬人,位居世界第一;高等教育在學總規模3833萬人,在學博士生39萬人,在學碩士生234萬人,也位居世界第一。

        體制的活力在拓展——

        “基礎研究是整個科技創新的總源頭。只有多一些從0到1的原始創新,我們才有更強的能力去攻克關鍵核心技術。”科技部部長王志剛說。

        一系列科技體制改革的政策陸續出臺,進一步加強基礎科學研究,大幅提升原始創新能力,為建設創新型國家和世界科技強國夯實基礎。

        歷史正在掀開新的篇章。

        一個悠久并保留堅韌底蘊的文明,一個內斂又有著延綿后勁的民族,迎來了新時代和新夢想。這一代人,必將在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征程中,不斷標注新的中國深度。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蝌蚪视频app